断命

别怀疑我,我是站般血狗雪的

  “闺女。”说话的是一向活泼的阴阳师,坐在樱花树下的雪女隐约看到她后边的一抹黑发。
  
  “吸血姬呀?怎么了?”雪女站起身来,胸前的铃铛(假胸)摇了一下,看清楚那抹身影后问道。

  “最近姑姑比较忙,就麻烦你带她了。”阴阳师吐了吐舌头,毕竟你们一个傲娇一个高冷。
  
  “哦。”于是雪女便拉着吸血姬走了。
  
  “我喜欢你身上的温度。”吸血姬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雪女,轻声道。
  
  “这么冰凉的温度,很不实在,为什么你会喜欢。”
  
  “因为。。。不实在的,才不怕消失。”吸血姬咬了咬牙齿,道。
  
  雪女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拉着她的手紧了几分“你有想睡的房间吗?”
  
  “和你睡可以吗?”吸血姬咬咬牙,问道。
  
  “可以。”雪女露出一个罕见的微笑,带她去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等一下去升经验。”
  
  “哦。”于是吸血姬乖乖的躺下,小睡了一会。
  
  过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吸血姬揉了揉眼睛起来了,她隐约看见眼前那抹雪女的身影。
  
  “吃了吧。”雪女用左手把几个达摩推到她面前,道,可右手却一直藏在背后。
  
  “你干嘛收起右手?”敏感的吸血姬看到后问,又看了看眼前的达摩,便问道“是不是。。。你打打摩的时候受伤了。。。”于是她把她的右手强行拉过来,雪女明显有点挣扎。
  
  “真的受伤了吗。。。”她看见那有血迹的衣袖
  
  “只是一点小伤罢了。”小伤?
  
  “就算是。。。你也不可以受伤。”吸血姬扑过去抱住雪女“等我,等我变强大了以后,我保护你”
  
  “好,等你。”
  
  

莫名其妙的

  “大人,请务必带走黑晴明大人,为了我们还没实现的大义。”大天狗眼前的雪白身影转过头来,这是一个罕见的微笑,笑容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凄美,语毕,她便冲上前对抗敌人。
  
  “雪女!”细小的身影在暴风雪中,使人对她有种莫名的保护欲 ,大天狗的拳头握紧了许些,经过一轮挣扎,他还是选择先把黑晴明安顿好,不然雪女的努力,都白费了。
  
  “再见了。。。大天狗大人。。。”泪落千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呀!怎么又做回那个梦了。。。”雪女猛然惊醒,当她换好衣衫出了房间后,就看见了自己的阿爸。
  
  “闺女闺女!你看我抽到的什么!”是不是我的错觉?为什么感觉阿爸的脸变白了些?
  
  “汝。。。是雪女?”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却又多了几分幼嫩,是。。大天狗!
  
  “大人,我们又见面了。”她的脸上绽放出一丝罕见的笑容,跟上次是一样的笑容,却看得出来,那份笑容很幸福。
  
  “吾等又再会了,这次不准叫吾大人!”这是命令,却是最温柔的命令。
  
  “是!大天狗。”
  
  于是一旁的阿爸满足的吃了狗粮。◐▂◐

[沧桑]一个日常

  阳光明媚,正在庭院里漫步的妖狐心情也意外的好,晨光有意无意的落到他的脸上。
  
  “妖狐大叔~”妖狐闻声转过头去,看见跳跳妹妹正向自己跑来,手里还抱着她的小狗“呢~这就是我和妖狐大叔说的番茄哦~”跳跳妹妹笑的很纯真,连妖狐都有点想收回魔爪。。。不行不行,这可是小生的命定之人,怎么可能收回小生的魔爪呢?话说小生的爪什么时候变成魔爪了?
  
  “妖狐大叔?”跳跳妹妹歪了歪脑袋看了他一眼妖狐大叔你怎么了,要不要吃苹果糖啊?哥哥说吃糖就没事了!”跳跳妹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噗!小生。。。小生没事,话说命定之人要不要跟小生去买糖果吃?”这呆萌呆萌的语气萌的妖狐快要萝莉属性爆发了,于是他立刻克制住,满脸春风的问了这个问题。
  
  “好呀好呀!妖狐大叔最好了!”跳跳妹妹一听兴奋了起来,抓住妖狐的手不停的摇晃,过了一会又扑过去抱住妖狐的尾巴。
  
  “喂喂~这样小生很难走路的。”
  
  “可是妖狐大叔的尾巴,真的好软哦~手感比番茄的还好!”我叫妹妹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这句话。
  
  “怎么能把小生和你的宠物混合一谈呢?”相反的妖狐有点无奈了。
  
  “可是。。。我喜欢妖狐大叔,就像喜欢番茄那么多呀!我可喜欢番茄了!”
  
  “那命定之人要不要。。。”话还没说完就被冲出来的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打断了。
  
  “你这个变态萝莉控离我们的妹妹远点!”跳跳哥哥一个棺材板拍上去,差点没打得妖狐的脑袋开花,而一旁的跳跳弟弟也忙护住妹妹。
  
  “大舅子手下留情啊!”
  
  “谁是你大舅子!”
  
  嘛~要帶跳跳妹妹回家,还要经过大舅子和二舅子同意勒。

这一次我们来谈谈蚌精and珍珠的故事,我打算他们俩西皮

她们的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御魂塔内,而是一条无名的小溪,那条小溪在隐蔽的森林里,无人知道它的存在,也因此,有许多蚌在那,也有许多珍珠。蚌精记得,这儿的珍珠本来就在这里诞生,除了她,最独特的珍珠。

“珍珠。。。你本来不是在这里生活的吧?为什么要过来我们这条小溪呢?”蚌精问道

“因为外面的世界很危险,我只想平静的过日子。”珍珠眸子暗了许些,把自己的故事说出来“从前,我是生活在大海里的,我和别的珍珠不同,不是从蚌的蚌壳中诞生,而是自己形成的。”她顿了顿,继续说道“也许是因为这样,他们都不喜欢我,排挤我,只有一只老蚌,成为了我名意上的母亲,母亲身上还有另外一颗珍珠,很大。不过母亲也因为她而招来了杀身之祸。。。人类,在我面前把母亲的珍珠夺去了,也杀死了母亲。”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有点哽咽,眼眶已经红了。

“珍珠,”蚌精不知如何安慰她是好,突然想起什么来,道“也许你的母亲还没有死,我们这里也曾经来过一个没有珍珠的老蚌,那时她是重伤的,不过我已经把她治疗好了,要去看看那是不是你的母亲吗?”

“好。”珍珠挤出一丝微笑,是她至今最真诚的微笑。

血染雪莲

嗯。。。抽到吸血姬之后,小阴阳师每天叫雪女带着她的“妹妹”升经验,可能,因为两个人都是性冷淡吧,不!冷漠!反正她们配合的很好,这个雪被削了,可还是冻冻冻,然后那个血就咬咬咬,一次御魂7分钟,不时掉几个狰。

然后姑姑就带着一车狗粮去打觉醒副本,打打打打打,呀。。。狗粮都满级了,可还差几个鼓,换一车再去。。。打打打打打

就这样每天愉快的升经验,血血就四星了,然后终于可以觉醒了,此时小阴阳师拿出早已买好的皮肤紫裘碧染(好像是这样没错)“女儿穿上去看看。”
嗯。。。墨发如瀑,紫衣如画。反正美美哒。

血染雪莲(暂无cp)

qwq突然发疯写式神同人,写的大闺女and二闺女*罒▽罒*雪雪和血血。。可能会发疯似的文笔有点优美。

“铃。。。”凉风吹过,雪女的狐狸面具上的铃铛给因而摇动,发出清脆的响声。雪女喜静,每当式神们在嬉戏时,她只会安静地坐在樱树下。

“大闺女~”那个小小的阴阳师跑向她,打破了这份宁静。雪女并没有生气,嘛,自家阴阳师这么吵闹,也不是第一天了,“大闺女你看你看我抽到了什么~”雪女朝她身后看去,和自己一样冷漠的脸,一头乌黑的头发。。。

“吸血姬?”

“嗯~以后就是我二闺女啦~”

???

又是一个御魂的故事。。。

针女

“再见了,不要怪我,只怪你惹到你嫂子了。”生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如此冰冷。。。荒唐的是,那个人是我最信任的兄长。情人比亲人重要么?真是可笑呢。。。

不久前他给我喝了一瓶药水,我并没有多疑。毕竟是我唯一的亲人。可我意料不到的是。。。我的头发开始变硬了。。。

兄长依旧是关心我的模样,我并不知道那是伪装出来的,直至那天。。。他把我推倒了。发丝刺入我身体。。。

之后的那段记忆模糊了。。。也许是我根本不想去回想,我只知道我成为了御魂,为八歧大蛇效力(吃喝拉撒睡而已)。。。

hhh依旧御魂日常

镜姬视角www

那天。。。我记得我在找针女姐。。。找啊找。。。遇到了破事。

“破事啊。。。有没有看见针。。。”还没说完旁边走过网切+钟灵。。。两人聊得很欢。

“但愿他们是亲兄妹。”某破事黑脸,走过去拉走了钟灵。

“呀啦。。。看来问不成了。。。”于是我走了。

然后我看到了狰。

“狰。。。你有没有看到针女。。。”又一次我还没说完的时候。。。被打断了

“狰!据说今天是人类口中的告白节!。。。。。”以上,省略三千字。雪幽魂突然跑来就说了以上3000+字。

我识相的走了。。。

接着我去找了鸣屋。。。

“鸣屋。。。你有看见。。。”这次是我自己停住了。。。虽然你在桌上看见一个血肉模糊不知道是谁的身体+嘴上and手上沾着血的鸣屋。。。估计你反应会更大。

“嗯?镜姬姐姐?”她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容看着我,我抖了三下,我关门。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我再打开,你去学入模糊不知道是谁的身体到了地上。。。

紧接着那身体动了动,站起来剥掉血肉模糊的那层。。。然后熟悉的影子出现了。。。。

“针女姐??!!”我惊呼。

“是我呀。”

“你怎么躺地上?!”

“陪鸣屋玩。”

“还以为谁被吃了呢。。”

“那孩子虽然说经常想吃人,可没有一次真实动过手啊。”

不。她经常性动手,你没看见而已。

我们聊了一会,然后。。。我们三个一致转过身去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了。三昧+反魂香聊的不亦乐乎

“死给。。。”于是我们三个一致的说了句话

一个御魂的故事

1.鸣屋

还未成为御魂时,记得自己是一个在破旧小屋吓人的小妖,可能是因为那是一间破旧小屋吧,并没有多少人来过。我一直觉得很孤独。。。想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因而会发出怪异的声音吓他们。。后来,我遇到了一条蛇,不,他有八个头。。。正确来说已经是八条了吧。。。他把我变成了御魂。对于这种感觉我并不反感。。。感觉自己轻松了许多。。。

来到御魂塔后,我看见了许多和我一样被八歧大蛇变成御魂的小妖。。。和我一样白头发的并不多,只有网切和薙魂,我竟有点失望,没有一个发色和我一样的女御魂。。。本来想和这里的御魂打好关系的心没了。。。
“好无聊。”这是我回到自己的房间时第一句话。。。“为什么自己有跟其他御魂打好关系的念头呀。。。无聊”虽然我自己是这样想的。。。可过了一段边缘的生活后,那个薙魂一脸不愿意的找我。。。“八歧叫我找你。”他黑着脸这样说

“他真是个十足的话唠。。。”

然而第二天,破势来找我了。。。

“鸣屋!听说昨天大蛇说了网切以后是你大哥了对不!”听她激动的语气几乎要把屋顶拆了。。。

回忆一下以往破势的行为。真.破.冷漠.势

我以一种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破事的眼神看着她,并点了点头。

“我立志要当你大嫂!”

神。还我安稳的日常。。

再再次一个御魂的日常

针女视角www

我记得那天阳光明媚,风朗气清。。。在御魂塔的某个花园我看见了一只破事和一只网切。。。很明明的网切似笑非笑的看着破事。。。破事依旧撩网切。

没错这个御魂高塔是有毒的。。。破事喜欢网切,只要是御魂都会知道。

“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了,于是我走了

随后我来到了御魂塔内部五层女御魂睡房,然而我是睡在六层的,来到这边我只见鸣屋独自一人在喝茶,她头发是湿的,很明显刚洗过澡。

“鸣屋你一个人在这干嘛?”我问道,并拉开她旁边的椅子坐下。

“没。”她语气很淡,不过显然很生气。。。鸣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的头发,可以化形出任何东西的头发。

“吃不吃糖?”

“不。”

。。。这孩子什么时候学会那么高冷了。。。

想想我的能力,就是扎人。。。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