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铃

段子子

  umm虐的,刀子,刀子,刀子(并不,是糖)

今天雪女下班后回到所住的公寓,听觉敏锐的她听到了微小的猫叫声,她跟着声音走到一条在公寓旁的小巷“金毛的猫?”她伸手揉了揉猫咪的头,天生体质寒冷的她原以为猫咪会躲开,却没想到它似是以一种不情不愿的方式蹭了蹭她的手“还有点脾气。。。”

雪女抱起了猫咪走到一间便利商店买了一盒牛奶,回到公寓后倒了给猫喝,然而倒盘子,不喝,倒马克杯,不喝,高脚杯+雪女的寒气,别扭的装着不是害怕了才喝的√喝之前还用一种“凡奶我喝你是你的福分”の眼神看着牛奶√
  
“看着还真像他。。。”告诉他一下好了,手顺着脑中所思考的做了,拿出手机按下了那个人的电话“嘟嘟嘟。。。你所拨打的号码不存在。。。”
  
“对哦。。。”你我都已经形同陌路人了。。。朋友圈中的动态还未发出去“捡到了一只猫,脾气很像他。”
  
“答。。答答。。”“捡到了一只猫,脾气好极。”字句被改了,心中疼的像在滴血,放下手机雪女只觉疲惫,一下子瘫在沙发上,睡着了就不用想了。。。
  

糖大概要明天发(๑òᆺó๑)

某寮日常(长篇?)

umm。。。起源是一个语c群,bg向,ooc注意!感觉这是流水向?

~~~~~~~~~~~~~~~~~~~~~~~~~~~~~~~~~~~~~~~~~~~~~~~~
我是一个有皮肤的吸血姬,在这个没有阿爸阿妈的寮中,式神都是自力更生的,别问我为什么没有阿爸阿妈,度蜜月去了。

今天我如常起床,依旧是雾还没散的清晨“呀。。”我揉了揉双眼,使有些朦胧的视线变的清楚些,然后就去梳洗了。

------------------------------------------------

“血袭。”今天的我依旧打着觉醒,噢,三次了,我拖着一大堆觉醒素材回到寮里,唉,总觉得这样子的日常有点无聊啊。。。也许应该去阿爸阿妈找回来?“啧啧啧。。。”我坐在樱树上摇着腿,总觉得这样的日常有点。。。(?)才不会说我想不到用什么词语形容。

“咚!”突然树身剧烈摇晃,我下意识的抱着树干,诶?好像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天,人设崩了,我险些掉下树,“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这么像树熊。”。。。我低头一看,噢,般若。

“血袭。”我撑着树干站起来,一跃,好的,说是血袭,不过。。。我可以说他已经感受到了和我的鞋面接触的感觉吗?“你怎么那么凶。”我绝对不会说我的第一反应是想说一句凶死你的哼!

然后,我拿着一袋自己攒了很久的两百勾玉。。。“哼哼哼,皮卡皮卡。。。”粉红色的头发,还抱着一只狗,噢,跳跳妹妹,我怀疑我不是吸血姬,是脸黑姬。

于是很快她就觉醒了,好,开始第二抽,噢。。。居然出来了带皮肤的座敷。(怀疑人生)

于是我带着他俩去找元老级的雪女“座敷跟你同房,跳妹单间吧。”。。。

“我拒绝,要享受单间的快乐。”

“拒绝无效。”雪女不想理你并给了你一个暴风雪。

好的。。。我认命。

~~~~~~~~~~~~~~~~~~~~~~~~~~~~~~~~~~~~~~~~~~~~~~~~
欢迎加入阴阳师﹉语cぅbg向,群号码:538316820 ฅ( ̳• ◡ • ̳)ฅ宣个群啦

我超懒的🌚🌚🌚刚刚数了一下,还真是37个人。

我。。朋友说我是一股清流。

失踪人口回归,又打算开新坑,没有人会注意到你的。

打个电脑都有双兰,而且总是花花先死。。

别怀疑我,我是站般血狗雪的

  “闺女。”说话的是一向活泼的阴阳师,坐在樱花树下的雪女隐约看到她后边的一抹黑发。
  
  “吸血姬呀?怎么了?”雪女站起身来,胸前的铃铛(假胸)摇了一下,看清楚那抹身影后问道。

  “最近姑姑比较忙,就麻烦你带她了。”阴阳师吐了吐舌头,毕竟你们一个傲娇一个高冷。
  
  “哦。”于是雪女便拉着吸血姬走了。
  
  “我喜欢你身上的温度。”吸血姬一双清澈的眸子看着雪女,轻声道。
  
  “这么冰凉的温度,很不实在,为什么你会喜欢。”
  
  “因为。。。不实在的,才不怕消失。”吸血姬咬了咬牙齿,道。
  
  雪女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拉着她的手紧了几分“你有想睡的房间吗?”
  
  “和你睡可以吗?”吸血姬咬咬牙,问道。
  
  “可以。”雪女露出一个罕见的微笑,带她去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一下,等一下去升经验。”
  
  “哦。”于是吸血姬乖乖的躺下,小睡了一会。
  
  过了不知道多久之后,吸血姬揉了揉眼睛起来了,她隐约看见眼前那抹雪女的身影。
  
  “吃了吧。”雪女用左手把几个达摩推到她面前,道,可右手却一直藏在背后。
  
  “你干嘛收起右手?”敏感的吸血姬看到后问,又看了看眼前的达摩,便问道“是不是。。。你打打摩的时候受伤了。。。”于是她把她的右手强行拉过来,雪女明显有点挣扎。
  
  “真的受伤了吗。。。”她看见那有血迹的衣袖
  
  “只是一点小伤罢了。”小伤?
  
  “就算是。。。你也不可以受伤。”吸血姬扑过去抱住雪女“等我,等我变强大了以后,我保护你”
  
  “好,等你。”
  
  

莫名其妙的

  “大人,请务必带走黑晴明大人,为了我们还没实现的大义。”大天狗眼前的雪白身影转过头来,这是一个罕见的微笑,笑容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凄美,语毕,她便冲上前对抗敌人。
  
  “雪女!”细小的身影在暴风雪中,使人对她有种莫名的保护欲 ,大天狗的拳头握紧了许些,经过一轮挣扎,他还是选择先把黑晴明安顿好,不然雪女的努力,都白费了。
  
  “再见了。。。大天狗大人。。。”泪落千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呀!怎么又做回那个梦了。。。”雪女猛然惊醒,当她换好衣衫出了房间后,就看见了自己的阿爸。
  
  “闺女闺女!你看我抽到的什么!”是不是我的错觉?为什么感觉阿爸的脸变白了些?
  
  “汝。。。是雪女?”一把熟悉的声音传来,却又多了几分幼嫩,是。。大天狗!
  
  “大人,我们又见面了。”她的脸上绽放出一丝罕见的笑容,跟上次是一样的笑容,却看得出来,那份笑容很幸福。
  
  “吾等又再会了,这次不准叫吾大人!”这是命令,却是最温柔的命令。
  
  “是!大天狗。”
  
  于是一旁的阿爸满足的吃了狗粮。◐▂◐

[沧桑]一个日常

  阳光明媚,正在庭院里漫步的妖狐心情也意外的好,晨光有意无意的落到他的脸上。
  
  “妖狐大叔~”妖狐闻声转过头去,看见跳跳妹妹正向自己跑来,手里还抱着她的小狗“呢~这就是我和妖狐大叔说的番茄哦~”跳跳妹妹笑的很纯真,连妖狐都有点想收回魔爪。。。不行不行,这可是小生的命定之人,怎么可能收回小生的魔爪呢?话说小生的爪什么时候变成魔爪了?
  
  “妖狐大叔?”跳跳妹妹歪了歪脑袋看了他一眼妖狐大叔你怎么了,要不要吃苹果糖啊?哥哥说吃糖就没事了!”跳跳妹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噗!小生。。。小生没事,话说命定之人要不要跟小生去买糖果吃?”这呆萌呆萌的语气萌的妖狐快要萝莉属性爆发了,于是他立刻克制住,满脸春风的问了这个问题。
  
  “好呀好呀!妖狐大叔最好了!”跳跳妹妹一听兴奋了起来,抓住妖狐的手不停的摇晃,过了一会又扑过去抱住妖狐的尾巴。
  
  “喂喂~这样小生很难走路的。”
  
  “可是妖狐大叔的尾巴,真的好软哦~手感比番茄的还好!”我叫妹妹一本正经的说出了这句话。
  
  “怎么能把小生和你的宠物混合一谈呢?”相反的妖狐有点无奈了。
  
  “可是。。。我喜欢妖狐大叔,就像喜欢番茄那么多呀!我可喜欢番茄了!”
  
  “那命定之人要不要。。。”话还没说完就被冲出来的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打断了。
  
  “你这个变态萝莉控离我们的妹妹远点!”跳跳哥哥一个棺材板拍上去,差点没打得妖狐的脑袋开花,而一旁的跳跳弟弟也忙护住妹妹。
  
  “大舅子手下留情啊!”
  
  “谁是你大舅子!”
  
  嘛~要帶跳跳妹妹回家,还要经过大舅子和二舅子同意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