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我是一只小透明(๑•̀ㅂ•́)و✧
cn霜铃,霖霜,断命ヾ(❀╹◡╹)ノ~
遇到太太会不自觉卖萌_(•̀ω•́ 」∠)_
主要混魔道圈!凹凸圈!yys!王者!全职!
本命!雷狮!周棋洛!黄少天!
就酱紫!

【多cp】抱抱www(上)

大约cp有:忘羡,曦澄,桑仪,岚宁ojbk的话www嗯呐
我只是个弱小无助的小萌新所以不希望有ky的情况哦。
曦澄---

姑苏双璧之一的泽芜君蓝曦臣遇上了一个看似很难解决的问道,那就是他的澄澄生气了。

蓝曦臣看着眼前背对着他死活不肯上床睡觉的江澄,气fufu的样子活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晚吟真可爱呀....随后,蓝曦臣坐到床边,抓住江澄的手一扯后马上抱住他并在床上翻了个身,动作一气成呵,毫不拖泥带水。

“你!唔!...”江澄正想骂他,但当他对上了那双明眸,便不由得愣住了。犯规!怎么看过去他的眼睛里面就只有他!

虽然下一秒,他也不得不清醒了。唇齿之间的温度令江澄的脸不觉涨红。良久,蓝曦臣才放过他,舔了舔唇角并把他抱紧了些,道“睡觉吧,晚吟。”

“嗯...”

桑仪---

聂怀桑其实不太常抱蓝景仪的,一般都只会在他伤心的时候轻轻地拥抱住并轻扫他的后背以示安慰。

通常,只会是以下情况较多。
“怀桑?”蓝景仪轻唤了身旁正看【书】看的入迷的聂怀桑“你在看什...诶?!”
蓝景仪看着眼前聂怀桑放大的面孔,不由得脸红。
“嗯?景仪想看吗?”聂怀桑笑了笑,注视着眼前的人问道。他呼吸以及言语之问所吐出的热气都在蓝景仪面上渐渐散去...

“呀呀呀...不是的我..我忽然想起我家规还没抄完,我先...诶?!”他忽觉自己被人抱住了,耳边传来聂怀桑磁性的青年嗓音。

“景仪,真可爱呢。”

岚宁---

“唔...子琛?”温宁看着宋岚发愣已经好一会了,而且脸色一下比一下黑,经过再三犹豫之后他走上前扯了扯他的衣袖并唤了他一声。

“呀,琼林”今天看见挚友和某一个喜欢狂撒尸毒粉嗜甜如命的美洋洋正当街秀恩爱并在刚才不经意的想起之中脸变得越来越黑的宋岚回过神来,看向温宁。

而那人正一副乖巧呆萌的样子看着他并不经意的歪了歪头问道“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子琛?”

“没有。”宋岚靠前一点轻轻抱住温宁,有你在,便不会不开心了。

忘羡---
(wifi和汪叽感觉是随时都可以抱的呢....)

一如往常的活动之后,蓝忘机看着怀中昏睡过去的人,嘴角勾起一个微小的弧度。他在魏无羡额上落下一吻并把他抱紧了几分。

“婴...”我以后都不会再放开你了。

---
乱写√
|・ω・`)

che

https://shimo.im/docs/9N4KrwsDzsoXei9h

唔...就是这样...

一次炼文练出来的产物

月色朦胧,四周荧光闪动,明月映在水中,随着水的动向晃动。夜风过,几片落叶跌入水中,散开一阵波澜。

如人生般,从未曾平静过。

不远处朦胧月光笼罩着一抹身影。琴音在玉指离弦后发出,在空气中徘徊一阵后消散,似从来未存在过一般。

一曲奏毕,那身影抚平了衣物上的皱摺,隐约之中看到那人面上的笑容,不知心情是否不错。

樱落无声...

又是一阵夜风,吹落无数樱瓣,一片樱瓣落于那人及腰青丝之上,顺着青丝的弧度缓慢的落于地上。

忽然那人脚步一顿,脸上笑容变得苦涩,她上前一步,抚上一块石碑,黑色的眸忽然被泪水覆盖。她声音带着哽咽,对着石碑轻轻一唤“好久不见,子轩。”

【桑仪】泪(1)

【私设人造人被人们称呼为animal.】
在我的世界里...从此再不会有光...因为你已经不复存在了。

夜雨正肆意的下着,雨点敲打着玻璃窗,略温柔的月光透进房间,似是在给予人最后的温暖“大哥,”一个青年坐在床上,拿起了床头柜上的相架“最近发生了很多事...”青年微微垂眸,面上露出一抹苦笑“我多希望我还是那个被您惯着,什么都不知道的聂怀桑呀...”

聂怀桑一手支撑住自己,一手放下相架,面上有着过多的沉重,慢慢的躺下床,闭上了带有严重黑眼圈的眼睛“好累呀...”还好冷...“呀...算了,睡觉吧”

如果...神真的存在...我想祢赐予我一道光。

---
聂怀桑的生活,可以说是烦闷之极的,在满是机器以及养液罐的环境之中工作,四周的人都穿着白色的大褂,带着蓝色的口罩,手中拿着笔墨不停的记录着【animal】的生长,聂怀桑看着他们空洞无神的瞳孔,心中总会觉得抽痛,他们太像自己了。

无目的的生存。

无目的的诞生。

甚至连每一个行为,但是没有目的的。

“怀桑。”身后传来一声呼叫,聂怀桑转过头去,对着来人笑了笑,并唤了一声。

“三哥。”聂怀桑换上平日那副一问三不知的表情,纵使戴着口罩,他对着金光瑶笑了笑,隐藏在眼底的思绪,只有他一人知道。

“新的【animal】需要生活实验,别的人都已经选了,现在只剩下他了。”金光瑶指了指身后的『少年』微笑说道“他的编号是【5201314】暂时还没有名字。”

“说来也算巧合了,你还参加过他的制造过程。”金光瑶笑了笑,把那个【animal】向聂怀桑推去,随后转身离去“你们好好相处吧。”

“这次的实验期限是---无限。”
---
“你是...”这个少年的眼睛不似别的【animal】,亮的有些刺眼了,聂怀桑微微一愣,伸手摘下了口罩“唔...算了,长得有点像罢了。”聂怀桑上前牵起他的手“以后就叫你...蓝景仪了。”

“好的。”蓝景仪回应道“现在要去哪里呀。”

“回家。”聂怀桑紧了紧牵着蓝景仪的手。

“好。”回家。

*文笔渣请见谅。
*ooc
*关于为什么要用英文...字数多一点呀。

【桑仪】泪『脑洞』

时间点:2140年,科技进步发展快速,已有高度仿真人造人。

大致人物:桑仪/已死亡的聂明玦

聂怀桑
20岁
一个脑子中充满计谋的人,平日会以一副一问三不知的样子问世,在兄长逝去之前并没有想过任何计谋,但是科技研究所的所长害死了聂明玦,于是便进入研究所工作并设计报仇,后来在意外之下遇到新型号的机器人【哔--】后,灰暗的生活有了一丝明光。

蓝景仪
16岁
最新型号的机器人,并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编号【5201314】体内已经有了仿真血液以及仿真器官,但就算受损也对自身没太大伤害,与其他的同款机器人不同,体内早已有了【性格】和【记忆】的碎片,最后因拯救【哔--】而损毁。

大约就是机器人和人之间的恩爱情仇(茶)景仪第一次尝的食物是怀桑买的,所以景仪体内的碎片对怀桑的印象特别深,反正是BE,过程是糖来的,大概会有一小辆车哦。

一个桑仪脑洞

景仪喜欢桑桑,可是桑桑那时候是个值得比钢铁还直的直男,所以知道了之后就开始讨厌景仪,后来有一个人捉走了桑桑,说他可以放走他,可是代价是景仪(桑桑不知道那个人会对景仪干啥),桑桑答应了,可是却心疼了,后来桑桑发现景仪死了,找到并质问那个捉他的人,然后是那个人杀了景仪,在桑桑快要崩溃的时候,说他可以复活景仪,不过是几百年之后,而且他还要囚禁桑桑,桑桑又答应了。  (手机出问题了,不能分段,太太们就凑合着看吧。。)n年后,景仪复活了,但他发现自从他20岁开始,就不再继续有增长的样子,而且总觉得自己忘掉了什么,梦中也常常有一个声音,怀桑怀桑的叫着,然后他就想起之前的事情了,而且他见到了桑桑,然后日常走起!   可是这个设定很ooc。。。。